咨询电话:408-732-5527
产品展示
产品一类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一类 >

内向的何宗礼也不知怎么安慰

时间:2019-01-01 20:0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2012年11月,以何宗礼、缪云飞,以及他们的老师齐漠祥为主要人物的纪录片《千锤百炼》,获得第49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。

  这部讲述川西小城里师徒三人拳击道路和梦想的影片,至今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8.1分。

  六年过去了,天赋更高,一心要走职业拳击道路的缪云飞早已远离拳台,成为一名合格的大货车司机,称职的丈夫和孝顺的儿子。

  最初只是想在“业余拳击”体制内找一份工作的何宗礼,在同样经历挫折与放弃后重拾梦想,成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四川职业拳击运动员。

  人生的成功与否,往往很难简单界定,合格的大货车司机和金腰带拳王之间,也不过是职业不同,并没有高下之分。但相同的是,面对命运,他们都挥起了铁拳。

  12月15日晚上,25岁的会理县青年缪云飞临时接到个活,运一批矿石到云南玉溪钢铁厂,他开着东风大力神货车,车上装载着70多吨矿石,连夜疾驰在四川与云南交界的山路之上,山路崎岖,一不小心就会出事故,缪云飞不得不打起十万分的精神,来应对复杂的路况,以及疲倦的来袭。

  千里外的重庆渝北区体育馆内,缪云飞曾经的好友、同门师兄弟何宗礼,也不得不打起十万分的精神,来应对菲律宾拳王阿斯特拉比奥的重拳。

  他刚刚在第三回合挨了阿斯特拉比奥一记前勾手重拳,整个人摇摇欲坠,恩师齐漠祥站在台下急得大叫,“不要忘了你为这一天等了多少年!”

  何宗礼挺了过来,他利用自己的步伐和灵巧,化解了对手凶猛的攻击,赢得了这场世界职业拳王争霸赛的胜利,成为WBO雏量级洲际青年拳王。

  缪云飞也安全把货物送到目的地,这位前四川省拳击冠军此时满心里想的,是如何能拉更多的货,挣更多的钱,给父母和妻子带来更好的生活。

  2010年,当《千锤百炼》剧组将镜头对准何宗礼和缪云飞时,他们还是会理二中的同龄学生,跟随齐漠祥练拳击已经四年时间。

  何宗礼和缪云飞都记得当初教练招他们入队时说的话:“这对你们来说,是一个机会,一个可以用自己的双拳走出大山的机会。”

  彼时,何宗礼和缪云飞对此深信不疑。他们住在会理体育场看台下那间用库房改成的宿舍内,十多个人的大通铺,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,没有拳台,借着路灯的光亮训练两个小时后,再一身臭汗跑到不远处的学校上课。

  两人的家庭都是以务农为生,种植当地特有的经济作物——烟叶,经济条件都不好,不支持他们的拳击梦想。何宗礼每次回家,母亲都要因为儿子被打得鼻青脸肿而哭泣,内向的何宗礼也不知怎么安慰,只能相对无言。

  缪云飞则性格活泼,每当母亲抱怨练拳击找不到好工作时,缪云飞都会先描绘一番美好未来:“其实拳击呢,你坚持的话,还是能有好的结果,你看那些拳王,泰森、帕奎奥,我想出去,不想在(会理)这样条件艰苦的地方,我想有自己的事业。”然后许诺“等我当了拳王,我回来把家里的土地整成果林,然后把爸爸妈妈接去享福”。

  在2010年8月的四川省第十一届运动会上,缪云飞获得拳击56公斤级的冠军,而何宗礼则是52公斤级的季军,两人随后都被选入四川省拳击队集训。走出大凉山的机会,照进了他们的生活。

  在会理县的拳击历史上,出现了200多个全省冠军,在省队,何宗礼和缪云飞很快就体会到理想与现实之间巨大的差距,两人都对省队高强度的训练和半军事化的管理很不适应。

  一心想要走职业拳击道路的缪云飞很快就忍受不了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“不愿意在业余拳击体制里浪费时间”。

  在省队集训了两个月后,缪云飞找到教练,提出了退队的要求。从省队离开之后,缪云飞本想去昆明,进入一家有名的拳击俱乐部训练,以图未来能够成为职业拳手。

  不过跟母亲在烟叶田里的一番对话改变了他的想法,“你练了5年拳击,是个什么结果也看到了,我们天不亮就去地里挣钱,晚上要天黑才回家,现在家里经济也紧张,我们不图你报答,只是希望你能自己养活自己。”

  缪云飞痛哭一场,放下心爱的拳套,他本来准备去攀枝花学挖掘机,《千锤百炼》制片人韩轶把他介绍到朋友在成都青城山的一处工地上,但是工程迟迟未完,缪云飞一直没能得到学挖掘机的机会,只能在工地上打打小工,用曾经戴着拳套的双手,搬砖、运沙……

  半年之后,觉得没有前途的缪云飞又孤身到上海去闯荡,“酒吧里面当保安,当了几个月,发现也闯不出个名堂。”于是又回到家乡,后来齐漠祥推荐他给西昌一位老板当司机,兼一下保镖的工作,一干就是四年。

  在最初的那几年,缪云飞还是会想起自己那关于职业拳王的梦想,“但又能怎样,睁开眼睛,还是躺在工棚的大通铺上,周围的工友赤着膊,打扑克,吃方便面,我跟谁去讲拳击梦想?又有谁能给我实现梦想的机会?”

  2017年,因为朋友修路,需要货车运输材料,缪云飞又回到家乡会理,如今的他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大货车司机。

  现在提到拳击时,缪云飞的态度有些复杂,有些不甘,尤其是今年5月何宗礼拿到WBC洲际银腰带的时候,这种感觉很是强烈。

  “我是不是也可以?”但更多的时候,是现实的,“毕竟现在不是小孩子了,而且有了自己的家庭(他2017年结婚),身上承担的责任已经不允许自己不顾一切地追逐梦想了。”

  在省队的几年,教练带着何宗礼到全国各地打比赛,成绩却一直不太好。他家里经济情况本身就不好,还有个弟弟在上学,出来打拳,不但无法补贴家里,反倒还要家里支持。

  于是在2013年下半年,迫于生活的压力,何宗礼提出了离队申请。时隔多年,在回想自己当初这一决定时,何宗礼还有些自嘲,“当时想得很简单,出来再怎么也要挣个三四千,结果出来后才发现,你拿什么挣钱?拿拳头吗?”

  离开省队回到老家后,没有文化,又不擅与人交际,何宗礼找不到工作,只好给齐漠祥当助理教练,帮着带拳击队的小队员。但每个月1500元的收入,实际上是齐漠祥自己掏腰包给的,而齐漠祥每个月的工资也不到3000元。

  此后他先是在2014年下半年前往深圳打工,在一家电子厂做手机组装工作,半年之后,又去香格里拉,在工地上跟老乡学操作塔吊。

  好不容易学会了,结果同伴在操作塔吊时出了事故,父亲觉得太危险了,又把他叫回会理。接下来他又到陕西安康的一家健身俱乐部做教练……生活颠沛流离。

  “夜深人静时,我就会想,我打了11年拳击,那么艰辛地在拳击道路上爬,最后却莫名其妙放弃了,而看到很多跟我同龄的人,甚至比我年龄大那么多的齐哥都还在打比赛,你说我能甘心吗?”

  何宗礼把想法告诉了齐漠祥,刚好齐漠祥有一个弟子,在汉中某拳击俱乐部打拳,就推荐了何宗礼。

  2017年3月,何宗礼带着自己全部身家——打工挣来的6000元钱,去了汉中。多年没有进行系统训练,竞技状态、身体机能都严重下滑,要在很短的时间里恢复竞技状态,何宗礼付出了极大的努力,他的膝盖磨损厉害,有时候痛得无法跑步,但马上又要打比赛,需要训练降体重,就拿一个盆子装满水,头瓮在里面闭气练专项体能。

  这种坚持有了结果,2017年4月29日,他就迎来自己的第一场职业比赛。西安著名的拳击俱乐部万鼎俱乐部看中了他,邀请何宗礼成为该俱乐部的拳手。

  今年5月,他代表万鼎俱乐部,拿到WBC洲际银腰带,而在上周末,他击败菲律宾拳王阿斯特拉比奥,拿到WBO雏量级洲际青年拳王,成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四川职业拳击运动员。

  赛后,何宗礼在微信上对记者说:“离开领奖台,一切重新归零。”他已经回到西安,为未来实现洲际拳王、国际拳王甚至世界拳王的目标而奋斗。